生活随笔

何当共剪西窗烛

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

当某天有机会与你剪烛西窗,定要与你话尽,在无数个雨夜里,化作泪水喷涌而出的,我对你的思念。

你说我们每天都可以发消息,都会发很多消息。但是即便如此,还是有很多的话,在手机后面讲不出口。我害怕我的心情不能准确地传递到你的心里,我更不想向你倾诉完我的思念之后,换来的只有手机屏幕后面两张哭花的脸。所以我选择写下来,寄给你。或许透过纸上刻下的痕迹,你能触摸到我的心跳,和这跳动的韵律中演奏出的炽热爱恋。

前些天收拾考场的时候,我看到了隔壁班的一对情侣。在同学的起哄声中,小伙子一咬牙、一用力,把一大摞书扛上了橱柜顶。他的嘴角微微上扬,勾勒出胜利的笑容。姑娘站在一侧,注视着他的侧脸,眼睛里有三分羞涩,七分幸福。我的眼睛有些湿润,鼻子有些发酸。

我有多久没有体会过这么纯真动人的感觉了?这样纯粹的恋爱真让人眼红。

那天回到家,我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大哭了一场。

我真的很想你。

我也想和那个少年一样,为你挥洒汗水,在众人的注视下书写我们的恋爱故事。每一滴汗水,每一个上扬的嘴角都是爱你的模样。我真的很想每天每天和你腻在一起。

但是转念一想,你又何尝不是这样呢?你是用什么样的心情、什么样的眼神看待周遭的情侣的呢?想到这里,思念和愧疚交至,在我的心头打了个结。

亲爱的,我亏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。

我曾以为我耐得住见不到你四年的煎熬,我以为我能控制得住异地带来的痛苦与寂寞,但其实,我只是将这份炽热的感情拒之门外,我只是不敢面对独自哭泣的自己,仅此而已。

我不是什么成熟稳重的男人,只是个没有胆量想你的懦夫。

我用许许多多的说辞麻痹自己,只是为了从痛苦的思念中逃离,我不想变回三年前那个一发呆就会想起你直到泪流满满的小男孩了。

可是,这样就好了吗?

《相约星期二》中,Morrie不止一次对Mitch说:“Once you learn how to die, you learn how to live.” 于爱情而言,大概也是一样的吧。不曾饱尝相思之苦,就无法体会恋爱之甜。换言之,我拒绝了这份痛苦,也就拒绝了与其如影随形的甜蜜,甚至会渐渐丢失爱你的能力。

我不要这样。

从那晚之后,我决定不再封闭自己对你的思念,不再逃避这份浪漫的煎熬。我站在二十岁狂奔的路口,青春年少,时光正好。我不是什么看破红尘的老年人,我还有一腔热血,我想要为你燃烧。

希望现在还不晚。

我要雕琢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,想你的每一刻,每一次约会,每一个拥抱,每一个吻。我们已经在一起五年了。人生短暂,没有多少个五年;人生漫漫,过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永恒。我想要牵着你的手,画出一个又一个美丽的永恒。

或许我会经常想起你到哭出来,或许思念的痛苦会一遍又一遍地折磨我,不过没关系。

因为我爱你。

2019.5.24

昨天夜里下起了大雨。

雷声很大,雨声很响,五点多我就被吵醒了。

拉开窗帘,随着夏日雷雨特有的低沉而透明的天空映入眼帘,我拉开了夏日的序幕。

远处的柳青河泛起阵阵涟漪,楼下的草木随着雨滴翩翩起舞,这是夏日的镜像。

我站在窗子旁想你,或许这就是巴山夜雨。

希望这个夏天有你在,希望再过不就我就可以和你剪烛西窗,话离别之苦,相思之情。

2019.5.25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